• 学生活动

    学生活动

汪寿阳等:新冠肺炎疫情下国有企业要勇当经济发展的排头兵

2020318日,中科院-厦大“计量建模与经济政策研究”基础科学中心项目联合负责人汪寿阳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王艳合作的有关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文章在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发表。

 

原文链接:

 

20202月,武汉火神山医院在10天之内拔地而起,并投入使用。这场与时间和生命赛跑的突击战背后,呈现的是国有企业——中国建筑集团第三工程局(简称“中建三局”)的担当,医院的建设全程5G直播,直播画面被全球许多主流媒体频繁引用,国外网友震惊之余纷纷留言:“只有中国人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中国一周建一座医院,我的家乡一年建一家麦当劳”。当然,火神山医院的建设也离不开背后全国数百家其它企业的支持与共同努力,它们纷纷为医院建设捐资捐物,贡献着一份属于自己的力量。“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种动员。”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131日在日内瓦举行的发布会上说,“也许你正在关注的是中国将在10天之内建成的一家大医院,但这不是他们正在采取的措施的唯一目标,我相信这些措施将扭转(疫情)趋势。”

 

习近平总书记在223日召开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下称“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强调,要变压力为动力、善于化危为机,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强化“六稳”举措,加大政策调节力度,把我国发展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充分释放出来,努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同心同德奋力抗击疫情,到目前为止,疫情在我国实现了基本控制,各类企业也陆续全面复工。在疫情防控中,国有企业充分彰显了砥柱中流的使命担当;疫情控制后,国有企业更要充分发挥“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形式共同发展” 基本经济制度优势,携手民营企业等其它经济主体在调整存量经济和优化增量经济布局方面勇当排头兵,并可以考虑从以下三个方面综合施策。

 

一、通过国资国企改革创造制度红利,调整存量经济结构。疫情之后的存量经济时代,伴随着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加速和产业深度重构,会呈现出行业企业分化调整加剧、规模经济效应明显、技术壁垒抬高和新龙头崛起等特点,优势企业将面临着更多整合机会,并购重组、产业整合行为会趋于频繁活跃。与此同时,不良资产、困境资产也会叠加积累。随着疫情得到了控制,作为排头兵的国资国企发展需要通过改革创造制度红利,优化存量经济结构,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第一,加强顶层设计,强化国资监管由“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主要包括以国资委权力责任清单为基础,厘清职责边界;以法人治理结构为载体,规范行权履职;以分类授权放权为手段,激发企业活力;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为重点,提高监管效能。第二,积极组建国有资本运营平台,促进国有资本有序流动。一方面带动国有资本运作平台、社会资本合作平台、产业结构升级平台联动发展,在疫情之后的新“危”中寻找先“机”,坚定价值投资理念并以资本为纽带持续修复经济动能。另一方面,将更加注重国有资本投资与保障和改善民生相关联。如近期财政部将持有的中国农业银行、中国人保、交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10%股权划转给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国资划转社保进入密集操作期,将促进养老保险制度朝更公平、更可持续方向发展。第三,加强国有资本和非国有资产的融合重组,提高存量资源配置效率,如企业集团间的强强联合,跨企业的资源整合,加大首次公开募股(IPO)、借壳上市、并购重组等资本运作力度。

 

二、优化增量经济布局,深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消费驱动型经济将转变为“消费+投资”双驱动型战略,国资国企更多地应该聚集于实体经济、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以“互联网+制造”、“龙头+配套”、“存量+增量”、“集约+循环”的形式融合实体与虚拟经济,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中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落实走出去战略,关注国外疫情新形势新变化,在全球价值链重构和产业分工格局重塑中,跻身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第一,将国有资本与股权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并购基金等社会资本融合,发挥国有资本的放大和撬动功能。第二,落实国有资本进退战略的实施,如从竞争度高的第三产业退出、通过混改引入民营战略投资者、将部分国有资本转为优先股等。特别地,在5G建设、特高压、城市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为主的“新基建”建设中深入推进混改:一是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给予民间资本更平等的待遇。2019年我国城镇化率为60.6%,而发达国家平均约80%,相较而言,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预计到2030年我国城镇化率达71%时,新增2亿城镇人口的80%将集中在19个城市群,60%将在长三角、粤港澳、京津冀等7个城市群,未来上述地区的轨道交通、教育、医疗、5G等基础设施将面临着较严重短缺。因此,对人口流入地区可适当放宽地方债务要求,适度加大基础建设的有效投资规模,并进一步放开基础建设领域的市场准入,扩大投资主体,尤其有一定收益的项目要对民间资本一视同仁。二是在新领域投资中积极引进私人资本提高效率。在补齐铁路、公路、轨道交通等传统基建基础上大力发展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教育医疗等新型基建,以改革创新稳增长,在投资方式上规范公私合营PPP并避免明股实债等不规范操作,通过引进私人资本拓宽项目融资来源并提高项目运作效率。

 

三、注重完整工业体系建设,在国际产业供应链中展现中国制造能力。当前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日渐紧密,3月份国外疫情的快速发展会直接影响到全球产业链的有序衔接。一方面全世界都明白了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全世界也更加明白“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这是否会加速国际发达国家“再工业化战略”和发展中国家“中低端产品分流”制造业的战略实施?如果我国在疫情控制后的经济运行中,丧失了部分国际产业链供给份额,特别是高端产品的供给,这无疑将会严重阻碍我国经济的有序复苏和高质量发展。因此,国有企业必须在制造业发展中充分发挥排头兵作用,把握机遇履行好国资国企的责任与担当。一方面通过完整工业体系建设,做到自给自足,同时通过完整工业体系建设体现一个国家充分的国际竞争能力。工业体系的自给自足可以减少对其它国家的依赖程度,使其它国家无法仅通过贸易禁运就打垮或严重冲击我国的经济体系,这将有助于我国在国际冲突中占据有利地位。另一方面,在对外贸易竞争中,完善的工业体系会使我国广大企业降低工业配套生产成本,增加质优价廉产品产出,加强国内产品在国际贸易中的竞争优势。过去,很多国家的工业体系建设不完整,但近年来,美国等国大力推进“再工业化”战略,完整的工业体系建设已成为大国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我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疫情控制之后,国际产业供应链将可能面临新的调整和洗牌,因此,政府和广大企业要重新认识我国产业经济在全球产业供应链中的作用和地位,早规划、早制定应对措施,把疫情对我国经济发展的影响降到最低,确保供应链基本盘不变。国有企业更要努力成为推动我国产业经济转型升级的排头兵,在疫情影响下的新一轮全球竞争中赢得战略主动,展现中国制造能力,完美地体现更高产品质量、更好服务水平、更优创新能力和更卓越制度优势。

 

(作者:王艳,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汪寿阳,系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