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活动

    学生活动

邹至庄:我如何成为经济学家?

笔者按:2017年11月18日,笔者幸获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颁发的中国经济学奖。获奖时发表了谈话,部分记录于下,与读者分享。




国务院参事、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夏斌为邹至庄颁奖 
   

    我对经济学的兴趣,可以追溯到在美国康奈尔大学求学的时光。在那里我发现了一本杂志,叫《计量经济学》Econometrica。虽然当时我并不能完全理解杂志论文的内容,但我开始认识了数学可以用来研究经济问题,这一发现令我非常兴奋。从此,我便决定学习用数学的方法研究经济学。在1951年,芝加哥大学是当时唯一开办“计量经济学”这一门课程的大学,因此我决定前往芝加哥大学学习计量经济学。

    当时考尔斯委员会(Cowles Commission)设立在芝加哥大学。该委员会有几位著名的数理经济学家。包括J. Koopmans与J. Marschak等,但是对我影响最大的教授是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弗里德曼告诉我们,一个好的经济模型是一个简单的模型。我在芝加哥学到应用经济学,也就是先设立一个假设,再用统计数据来实证这假设的含义是否正确。

    当写博士论文时,我需要找一个适当的题目。选题是非常难的,经过约半年的努力我才找到一个适当的题目,也就是“美国汽车的需求”。当时讨论食品和其它非耐用品需求的研究已有不少的论文,但是对耐用品需求的研究非常缺乏,所以我就把研究重点放在耐用品需求上。完成博士论文后,我获得了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助理教授的职务。当了助理教授以后,我需要继续做经济研究的工作。

    我做了有关计量经济学方法的研究,包括(1)“邹氏检验”,用以检验回归方程结构的变化,(2)时间序列分析和(3)对经济系统最优控制。关于最优控制我倡议使用拉格朗乘数方法来取得最优控制的结果,而非一般通用的动态规划方法。
经济学领域有一个有趣的问题,那就是经济的假说是否能够应用于不同的国家。实际上许多经济的假说可以应用于不同的国家。比如弗里德曼的研究发现:增加货币供应对国家总产值和物价的影响。根据弗里德曼所说,增加货币供应对一个国家生产总值的影响是暂时和有限的(不然政府可以用增加货币来促进经济发展),但是对物价的影响是延迟并持久的。这个解说可以适用于很多的国家。

    其它著名的经济假说也可以应用于所有的国家。一下有两个例子:(1)用持久收入解释总消费量的函数;(2)基于加速原则的投资函数。关于加速原则,请注意,投资是由收入的变化而不是由收入的数量决定的。资本的存量是由收入决定。投资是资本存量的变化。因此,投资是由收入的变化决定。如果我们用速度代表收入,收入的变化便是加速。上述投资的原理便称为加速原理。我用了很多不同行业和不同国家的数据来研究上述关于决定投资的理论,发现这理论是正确的。

    研究经济学的收益包括两点,(1)了解经济现象和 (2)帮助制定良好的经济政策,为国家与世界造福。我希望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颁发的年度大奖将会鼓励更多中国的年轻人从事经济学的研究,并让经济学的研究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我感谢基金会决定颁发这个奖项,我相信这个奖项将能推进中国的经济研究,并以此促进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