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活动

    学生活动

【第七十三期】梁琪教授

【人物名片】
    梁琪 1972年出生,1989年进入南开大学,先后在南开大学经济学系、国际经济贸易系和金融系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位。2001年至今,先后任南开大学金融学系副教授、教授。
    刚刚结束了全国数量经济学博士生学术论坛的主题发言,梁琪教授就急匆匆地赶赴我们的采访。身材魁梧、声如洪钟的梁琪院长,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知道我们是今天的采访者后,他还主动地的问我们的年级和专业。梁琪教授的平易近人让本来还有些紧张的我们不再拘谨。
 
【“土鳖”的定位和优势】
    近年来,国内经济学教育可谓日新月异,欣欣向荣,同时我们了解到目前很多经济学子也会出国深造,然后再回国谋职。我们问梁教授国内毕业的经济学博士(土鳖)和国外名校的博士(海龟)的区别,以及“土鳖”面临大量“海龟”的冲击的背景下具有什么竞争优势,并向梁教授征询对于“土鳖”职业生涯的建议。梁琪教授认为做任何事情想要成功的话,必须具有三个要素:兴趣、比较优势和韧劲,而这三者中,兴趣是最重要的。

     梁教授说国外获得学位的博士生一般都是基于自己的兴趣,在国外严谨的学术环境下,严格要求自己,经历了系统的经济学训练,因此不论是从主观还是客观条件上,都具累积了自己的比较优势。而在国内读博的学生的动机通常是多元的,有的是出于对学术的热爱、有的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获得更好的社会地位和经济便利。出发点不同对不同人产生的驱动力也是不同的。

    谈到国内博士的优势时,梁琪教授认为由于语言上、思维上的障碍,“土鳖”在国际化上相对于“海龟”要有所欠缺;但是接地气是“土鳖”得天独厚的优势。尽管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仍处于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期。和欧美的经济学教育不同的是,中国的经济学教育和研究有其独特的历史使命和责任。经济学的教研一方面是对经济学体系的构建和拓展,另一方面,它还肩负着国家经济繁荣发展的使命,所以它还是一个现实问题。对国内的博士生来说这是一个优势,因为国内的博士对于中国经济更加了解、更易接近。如果方法得当,也能取得一些成就。梁琪教授还指出现在的学生的英文越来越好,国内经济学和国际的接轨程度也在不断提高,这些因素都会缩小国内培养的博士和海外归来博士的差别,这也是梁教授的一个希冀。

【南开专业硕士模式】
    在谈及现在很流行的专业硕士的培养时,梁院长以金融硕士为例介绍了南开大学的专业硕士培养。南开金融学科历史悠久,是南开大学应用经济学科的重要支柱之一,被纳入211工程重点建设学科中,在2002年和2007年先后两次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其中国际金融是传统优势学科,此外,新增金融工程专业也居于全国领先地位。为全国培养了早期的金融师资的同时,在业界形成了丰富的校友资源。南开金融学科的这些优势特点恰与适应金融全球化、中国金融体系现代化的人才需求特点一致。

    南开的金融专业硕士突出专业技能和特色,设置社会最为急需的金融类课程;如在国内首次设置融资租赁、私募股权等专业方向和系列课程;使用国际流行商科金融专业硕士教材,并采用课堂讲授、案例研讨、管理实战、情景模拟、现场访谈、名家论坛、项目作业等多种与国际接轨的教学方式采用,做到师生互动、教学相长。

【如何培养经济学“直觉”】
    在提到如何形成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时候,梁琪教授谈到:经济学不是数学,逻辑思维也非经济学直觉。经济学的研究应该从经济学视角出发点,严格地引出思路,一步一步地得出结论。而在出发点的确定上,我们缺乏明确的逻辑,所以需要直觉。就此而言,直觉先于逻辑,提出经济学问题先于经济学的数学建模和逻辑推导。

    梁琪教授指出,经济学的专业论文往往充斥着外行人难懂的术语、复杂的推理和烦琐的数据,很难让普通读者读懂,并因此会让门外汉感到无从下手。对经济学的学生和学者来说,数学是非常重要的,但经济学更为重要。在肯定定量方法必要性的同时,也需要用一定篇幅的文字把要讲的故事讲出来,把计量分析中相关性背后的因果关系、作用机制描述出来,杜绝文章有形无魂。从这个意义上讲,纳什(Nash)、格兰杰(Granger)(如果把统计学也归入数学的话)这样的大家更像是数学家,他们的研究更多涉及的是基础数学理论。经济学和物理学一样,还需要进一步探讨具体的经济学内容。

     梁琪教授言到,很多现实问题提出后,其解决也需要经过大量的经济学思索,才能进一步发展出它们的数学结构。所以,除了数学,统计学和经济理论外,提出经济学问题的经济学直觉是非常重要的。以日本为例,日本经济学家强调田野调查,通过大量的现实分析,把针对特殊现象提出的问题上升为更加普遍的层面,并把这类问题一般化,提出具体的经济学问题。 

    眼下,中国的经济备受世界瞩目,现有的经济学理论在解释中国经济现象时显得捉襟见肘。中国的宏观经济太大、看不见、摸不着,所以不易分析、亦不易把握。中国的经济转型,比如,收入分配问题,公务员工资改革问题等都需要经济学家的参与,进行系统的论证。然而经济直觉并不是手把手教出来的,更多的需要悟性与努力。这让我们想起了张五常对杨小凯的评价,杨小凯就是有着非凡经济学直觉的经济学家,可惜英年早逝。一个经济学家如果对学科领域没有什么感知,对其发展趋势没有什么预判,是不会有大成就的。梯若尔从当代经济学三个最前沿的研究领域:博弈论、产业组织理论和激励理论的十几年融会贯通的研究中获得了经济学研究的真谛,这个真谛就是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直觉, 即透过纷繁复杂的经济学现象把握经济学本质规律的能力。
 
    和梁琪教授交谈的40多分钟过的很快,因为梁琪教授还要赶当天的飞机回天津,我们的采访也只能到此为止。最后梁琪教授用“中国立场, 国际表达,经济学要国际化,更要根植本土”这句话总结了这次愉快的访谈,让我们受益匪浅。梁琪教授告诉我们他还会再来WISE,希望到时候能与WISE师生有更多的交流。
               (WISE硕士生 吴承熙 柯巧 石长顺 博士生 李欣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