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活动

    学生活动

【第五十四期】薛琦博士

【人物名片】
      薛琦博士:现任台湾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台湾世新大学及台湾大学兼职教授, 于1969年获台湾大学经济系学士学位,1972年获台湾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78年获美国Case Western Reserve 大学博士学位。
      在学术界,曾任台湾大学经济系主任,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客座教授,中央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教授兼所长,管理学院院长,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等;在政界,曾任台湾“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咨询委员,“财政部"赋改会委员,“行政院”主计处国民所得评审员,“行政院”经济革新委员会产业组副召集人;在业界,曾任财团法人台湾金融研训院院长,“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亚太区域委员会(APRC)经济委员会副主席,台湾加入WTO服务业(GATS)谈判主谈人。

 
【采访前记】
      采访薛琦博士是一个曲折的过程。4月6日的晚上,我们接到通知去采访薛琦博士时,大家的心里非常激动,并查阅了不少他的相关资料。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当我们被告知由于他行程太满,没有时间接受采访时,我们都觉得遗憾极了。4月7日,临近上午9点的时候,我们突然接到电话得知薛琦博士为了接受我们的采访,特意推延了后面的行程,表示可以在中午抽空接受我们的访问,顿时,我们都为这样一位前辈对后辈的提携和关注的精神而感到震撼。当我们见到薛琦博士时,已是午餐的时间,他好像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我们慌忙致歉,薛琦博士以一抹慈祥的笑容打消了我们心中的忐忑。就这样一波三折,我们终于采访到了台湾证交所董事长薛琦博士。
 
【完美转型】
      从台大经济系的教室步入政界,又在2008年因缘际会地接下台湾证交所董事长的职位,薛琦博士在共创两岸资本市场历史中开始扮演起重要角色。谈起自己由学术界转入政界的经历,他幽默地说:“做事情不要做得太好,否则容易被‘逼上梁山’,之后的工作就是一个接着一个,因为大家觉得只有你能做好”。
 
      薛琦博士的研究方向主要包括产业经济和经济发展,接触实务的机会比较多,并因为在台大经济系期间做了一个实施性很强的课题,遂被邀请加入行政院,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1994年台湾服务业争取加入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他成为主要谈判人之一。薛琦博士介绍说,GATT是WTO的前身,WTO比GATT多增设了两个委员会,即服务业贸易理事会(GATS)和知识产权相关贸易理事会。其中的服务业贸易理事会是个新部门,因而在加入WTO的过程中多了一项繁重的谈判任务:谈判委员会需与约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就台湾内部市场开放程度进行商谈,内容涉及医疗、教育、会计、法律、电信、金融、建筑、娱乐、文教、媒体、旅游、交通等不同领域。作为当时承担谈判任务的经济建设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薛琦博士的忙碌程度可想而知。由于谈判内容多、耗时长且是一个长期持续性的工作,薛琦博士又是难得的熟悉相关业务流程的专家,他笑称“基本上每张合约上都留下了他的名字,揽下这个工作后就跑不开了”。
 
      当问及学术界与政界的不同时,他说两份工作都很有趣,都很喜欢。但是他认为学术界主要任务是教书、写文章,很有乐趣,也很有挑战,但都是比较个人化的,而政界的工作类似于做生意,要把事情做成才算本事。对于薛琦博士来说,加入WTO服务业是一个很累但也很有挑战性的过程,需要同时面对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压力。一方面,要面对谈判中对方提出的各种要求;另一方面,在具体制定市场开放政策时会遇到来自台湾内部不同部门的层层阻力。在对各个部门进行协调达成一致意见后,还须经过繁琐的立法程序。谈到立法,薛琦博士介绍说他曾在亚太经济委员会任职,参与修改金融、媒体等服务业开放过程中涉及的不合时宜的法律法规。他向我们解释道“对于一个封闭的市场,法律的制定只需要考虑自身的利益;而市场开放后,则会发现内部有很多管制与外界不同,如果希望外方投资者较容易地进入本地市场,就要把游戏规则改成外方投资者能够适应的形式”。
 
      随后,薛琦博士还聊起了他与马英九先生结识的经历。有些已经在海外获得律师执业资格的律师,希望到台湾从事律师业务,但在当时,他们在台湾可执行的法律事务范围受到限制,只能受聘于台湾律师以律师助理的身份开展工作,不能直接取得台湾的律师资格。于是,薛琦博士向时任“法务部”部长的马英九先生建议,专门为海外律师设立国际事务法律师相关法规以便其在台湾从事法律工作,马英九先生欣然同意了。后来马英九先生离开政府去政大教书,撰写有关WTO的论文时薛琦博士还向他提供过相关资料。马英九先生历任两届台北市市长期间,薛琦博士是其顾问兼好友。马先生竞选时,薛琦博士还协助其草拟经济方面的竞选政见。
 
【两岸经济与金融的交流与合作】
      据《经济半小时》最近一期节目评论道,现在温州做实业的企业,无论从规模还是效益上已大不如从前,大部分资金转身变成了游资,冲进了房地产、金融等行业,由此,评论专家对中国制造业的前景、当今的企业家精神堪为担忧。借此良机,我们以此现象向薛琦博士表达了我们的疑惑:第二产业比重的逐步降低,第三产业比重的上升,难道是经济发展的“共同模式”?经济转型之后,是不是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一样,经济增长便会逐步放缓?这个问题立即引起了薛琦博士极大的兴趣,随后他细致、翔实得解答了我们的疑惑,同我们分享了他的观点。
 
      薛琦博士认为,这个问题有点像政治经济学中一个古老的话题,即生产性劳动(主要指第一、二产业)和非生产性劳动(主要指第三产业)的比例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很早就不谈了,对待这个问题,更多得观点是赞成各国发展自己的比较优势,因利势导,顺其自然,服务业的比重便会不断地上升,因此,也就不能得出发展制造业可以促进经济持续增长的结论。紧接着,薛教授用示例饶有兴趣地分析了这一问题,一方面,服务业的平均工资绝不比制造业的差,也就是说,投入到服务业的人力资本对GDP的贡献率反而更高,另一方面,相对于制造业,服务业有很高的附加值,以火车为例,有软卧、硬卧、硬座等等。当然,“身经百战”的薛琦博士语重心长地说道,做好服务业是很难的,经济结构转型往往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当我们提到两岸金融合作资本市场先行的一个难点可能是汇率问题时,他立即纠正了我们的说法,两岸资本市场合作的难点应该是结汇,换汇问题,而不应该说是汇率问题,中国大陆主要是人民币为本币,而台湾主要是台币,而人民币在不断升值,以前买卖人民币要通过美国,而现在去可以直接购买。同时,他又用飞机直航等问题来加以说明。
 
      福建省贯彻海西意见明确指出加快海峡产权市场建设,探索引入台湾上柜和兴柜交易机制,推动设立两岸股权柜台交易市场。两岸股权柜台交易市场主要是指允许台湾证券商作为会员经纪商进入交易,构建上柜交易平台、兴柜交易平台、产权交易平台三大平台,形成层次鲜明、门槛各异、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多层次区域性资本市场体系。对于构建两岸股权柜台交易市场,薛琦博士谈到,现正同大陆的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进行谈判,具体的实施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若能建立,则会对两岸金融发展有很大的推进作用:一方面,能够满足大陆台资企业和其他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的融资需求;另一方面,大陆主板、台湾主板共建市场转板机制和上市公司后备资源培育机制,共同打造具备对台特色和独特竞争优势的区域性资本体系。
 
【世事洞明皆学问】
      采访不久后,当薛琦博士了解到我们我们几个刚参加完期中考试,便邀请我们共进午餐。我们刚坐下时,薛琦博士突然问我们带招商银行信用卡没有。一贯式思维的我们顿时略显窘意,薛琦博士见此状,未等我们来得及回答便立刻解释道,如果有招商卡的话,这里的消费可以打五折。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在生活中要不断地培养自己的经济意识,一方面,发现“经济”的地方,效用最大化,另一方面,等你们找工作的时候,你可以告诉面试官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信用卡促销方案嘛。这正如中国的一句名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而“世事洞明”才能转化成真正的学问。此番话后,大家不由地从心底里暗暗佩服薛琦博士敏锐的经济意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短短两个小时地采访在我们彼此的道别和祝福中结束了。这位身居高位的薛琦董事长,在我们面前却是这样一位和善、平易近人的老朋友,我们呢,便是他口中的“小朋友”。每想到此,我们便不由得对其产生了深深的崇敬之意。
                                    (WISE2009级硕士生 李情 樊梦成 储丽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