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生活动

    学生活动

【第六十四期】Myron. S. Scholes教授

【人物名片】
        Myron S. Scholes教授1941年出生于加拿大,1968年获芝加哥大学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1969年获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先后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作为Black-Scholes期权定价公式的共同提出者,Myron S. Scholes教授依靠其在金融衍生品理论方面的重要贡献,1997年与美国哈佛大学教授Robert C. Merton一起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被誉为现代期权理论之父。

【前言】
       与诺奖得主零距离接触,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更何况是无比熟悉的,从本科时期开始就只在教科书上和各种描写华尔街的畅销书上见过的Black-Scholes公式的共同提出者Myron Scholes呢?借着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建院30周年暨经济学科成立91周年的机会,WISE和经济学院共同邀请到了Myron Scholes教授。而这次难得的采访也是一波三折。在早上接机时,我们向Scholes教授表达了WISE学生专访的愿望,Scholes教授欣然同意。但年过七旬的教授经过一天的奔波之后,在下午从鼓浪屿返程的渡船上表示感觉很劳累,恐怕不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但可能考虑到我们学生的热切心情,Scholes教授最后愿意抽出晚饭前30分钟的时间给我们,使得我们终于梦想成真。
 
【初见大师】
       身着清凉的白色衬衫和米色的休闲西裤,从电梯中走出的Scholes教授给我们留下的第一印象完全是一派大师的气场。经过了短暂休息的教授显得容光焕发,热情地和我们握手。进入咖啡厅后,Scholes教授来到靠窗的位子,倚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窗外飘着细雨,在一壶西湖龙井上桌之后,我们的采访就在这样一种融洽的氛围中开始了。与其说是在采访,不如说是在聊天。我们也就顺着这气氛,撇开复杂的话题,直接从最轻松的入手了。
 
【青春】
       “教授,我们非常好奇您在我们这个年纪,大概20多岁的时候,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教授笑了,然后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对于教授卖的这个关子,我们显然猝不及防,连忙追问为什么,教授忍俊不禁“跟女生约会啊。”教授的回答引得我们哈哈大笑。此时,我们与诺奖得主之间的距离感已经完全被教授的真诚和幽默悄悄化解。
 
      “那您当时第二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对这一答案不满意的我们继续穷问不舍。Scholes教授听到后大笑,开始认真回答。他回忆说年轻时候的自己很享受学习新知识的过程。当时他在芝加哥大学做助研,身边有一批大师级别的教授。这些大师都非常热爱自己从事的事情。他每天受到耳濡目染,也觉得他们所做的东西非常激动人心。Scholes教授说他感到真得很幸运,因为自己20多岁的时候开始做的事情正好是感兴趣的而且是非常有意义的。谈到年轻时如何学习时,教授笑称自己是在“偷师学艺”,找到最好的那些老师,尽最大可能地从每个人身上“偷”东西,包括新思想,如何提出问题,如何思考解决方法。在一个很高的起点上,不断地追求更高和超越前人,解决不断出现的新问题,教授坦言这也是相对于进入职场工作他更喜欢做研究的原因。
 
【庙堂】
       聊天的话题随即转向学术,在金融理论的发展历程中曾经涌现出诸多举世瞩目的重大发现,例如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有效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和Black-Scholes期权定价公式等等。由这些理论构成的框架确实可以解释金融市场中的很大一部分现象,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未来的金融理论研究可能只是对现有理论的细节的改进和完善呢?
 
       Scholes教授笑着说虽然他希望如此,但是他不相信会这样。目前还有很多的领域和机制我们仍然不清楚。教授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现有理论将人们描述得置身事外,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中的回报率的分布设定与人的因素无关,市场如何变得有效也与人的因素无关。Black-Scholes公式中也是只有参数和变量的组合,看不到人的因素的存在。但事实上人们不仅在观察这个系统,人们本身也处于这个系统中。如何加入这种内生性,以及人的反馈过程、学习过程等等,是非常令人激动的研究方向。
 
       我们接着请他预测一下金融学领域下一个突破性的重大发现应该是什么。Scholes教授盯着茶壶思考了很久。显然,这个问题之前他没有准备。我们在凝神屏息等待他的答案的时间里,他抚摸着茶壶,三次开口,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最后教授做出了尝试性的回答。他指出,经济系统中的不确定性从何而来以及人们如何做出决策,两者都需要进一步地深入思考和研究。目前期权理论也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期权无处不在。例如,政府给予选民的诸多承诺其实都可以看作期权,若政府不去为这些期权定价,不清楚这种期权的价格,政府就不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选民承担多少的责任。如果某一天我们知道了如何定价这种期权,社会总福利也许会有改善和提高。
 
【江湖】
       当被问到为何在成立Platinum Grove资产管理公司后转而投资固定收益产品,教授答道,在债券市场存在着分割。一些投资者进行长期投资,另一些进行中短期投资。设立Platinum Grove的一个目的就是将不同的客户及其需求结合起来,从而对利率期限结构进行整合。收益曲线包含了三个要素,第一个是债券的存续期,它决定了收益曲线的截距;第二个要素是斜率,第三个要素则是其凸性。在债券市场,这个凸性是非常大的。因为债券市场中,投资者的选择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比如,你持有一张30年的债券,你可以仅仅持有一天,虽然这张债券还有29年364天才到期。但是人生是短暂的,所以在债券市场上有很多期权交易来将未来的收益变现。再比如在抵押债券市场,你可以选择支付抵押贷款,也可以选择不支付。Platinum Grove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不同的客户群体提供一个媒介,将不同客户的需求进行匹配,运用数学模型对市场进行更为系统化的分析,使市场更加有效地运行。
 
       在次贷危机中虽然很多金融机构产生巨亏,但是仍有阿尔弗雷德•保尔森这样的成功投资案例,当我们问道这是否意味着面临不确定性十分大的情况下,市场仍有可预测性时,教授指出,确实存在一定的可预测性。在周期性波动的CDS市场上,有很多的卖家和买家,有人卖空就有人买空,有人盈利就有人亏损。在市场中,为自己的资产买保险是很常见的。但是即使购买了保险,也不能保证所持有的资产100%稳赚。人总是会犯错的。在有效市场假说下,观察到的价格就是真实价值。但这是不正确的。例如,你打算购买某家电信公司的股票,但你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了解这家公司。你可以根据A股市场的走势进行估价,这个估价当然只是你个人的猜测而已,这只股票的翌日的价格可能倍增也可能减半。
 
       教授认为,金融危机的一个好处是它使我们能够看到在惨淡的市场环境下中取得成功的英雄们是如何进行操作的,当然他们的方法可能很复杂。通常来说,获利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成功的预测(forecasting),另一种是对市场做出及时反应(reacting)。有人愿意支付费用让你来管理资产,因为你承担了风险,并需要对安全价差(margin of safety)做出评估,对各种情况进行分析。分析情势如同钓鱼,虽然我并不清楚在何处下饵能够钓到更多的鱼,但我可以咨询有经验的人,但前提是必须找到合适的钓鱼地点;但是你会隐瞒你在此处钓鱼的消息,因为你想获得到尽可能多的鱼。钓鱼者需要一些滤子,帮他从杂乱的信息中筛选有用的部分,从而对相应的情况做出反应。当然,钓者必须有足够耐心等鱼咬钩,否则也可能空手而回。
 
      而对于银行而言,假设它拿到了一个不符实的信用评级,比如AAA级,如果聪明的你认识到大多数人购买该银行的股票是因为它的评级高,那么卖空它的股票你就能得到一个安全价差。
 
      市场通常如一滩浑水,看似平静却不然。正如花样游泳运动员一般,水面上他们的姿态平静优雅,水下他们的双脚则不停拨水以维持水上的平静姿态。债券市场上,政府看似维持了这样一种平静,实际则不然,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波动。这在金融上被称为X平方法则(X-square Law)。假设变动量是2持续5期,则5期之后,总波动率是2的平方乘以5,就是20;但如果政府将前4期的变动量压低为0,导致最后一期变动量为10,那么总的波动就变成了10的平方,即100。政府会采取一些措施来降低波动性,但这种平静之后的爆发往往会导致更大的波动性。要理解这种现象,你需要了解相应地非线性动态,而不是用线性化去近似。
 
      当被问及如何从金融学的角度理解经济学时,或者说,如何将不确定性真正引入经济学分析时,教授指出,首先我们需要超越一阶矩的范畴,比如考虑波动性;而经济学家似乎倾向于将所有事物视作确定的。以全球气候变暖为例,很多经济学家在进行分析时仍旧采用折现的方法;但是,即便只有5%的概率出现极端情况,那么预测的结果也会一团糟。在概率分布中,长尾部分发生的事情恰恰是非常重要的。教授也指出,如果你去看中国或者美国的政要讲话,你也会发现似乎一切都是确定的。但引入不确定性以及内生性在经济分析中非常重要,也是教授四十余年来致力于的事业。年轻学者应该去关注不确定性而非确定性的问题,并引入内生性来纳入人们行为会导致非线性的反馈的现象。教授认为这将是未来研究的方向。
 
      接Scholes教授的车已经到了,我们的采访时间也行将结束。Scholes教授再次向我们解释最开始临时取消采访确实只是因为太累,这让我们三个粉丝大为受宠若惊。随后我们提出希望能与他合影留念。教授故作惊讶笑着说:“啊?!你们愿意跟我这样的老家伙合影?!”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当然!这是我们的荣幸!”

【后记】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演武大桥上,教授的目光停留在海面上的蒙蒙细雨。他与我们轻声地聊着天气,给我们描述着加州斯坦福大学里全年的阳光和好天气。而谈到他最心爱的滑雪运动时,教授又给我们讲了一个滑雪的趣闻,说他有次全副武装戴着头盔,从山上唰唰地滑下来,女观众都在尖叫,而当他潇洒地把头盔摘掉后,发现那些女观众都消失了,他幽默的语言再配上肢体动作逗的我们哈哈大笑。他说他喜爱滑雪,是因为很享受那种在速度中追求平衡的感觉。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依依不舍地与教授作别。短短的采访无法展现一位大师的全部,但是让我们感受的最为直接和强烈的是,在经历过人生无数的荣耀和辉煌之后,他还是能返璞归真,永远都保持着一颗年轻而热情的心。
 
(WISE 彭哲 王纯然 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