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诺贝尔奖的一些感想

载自: 被阅览数:5186次  发布时间:2009/1/20 11:30:59

【学生感言】
 
  最近,08年度的诺贝尔奖得主变成了学校里话题的焦点。我不知道在其他国家它被关注的程度有多大,但在中国,它的影响是极大的,因为我们太渴望“零的突破”了。
 
  美国经济学家保尔·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荣获200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在这里自我批评一下,在此之前,我是完全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可见诺贝尔奖的影响力有多大。然后在你一言我一语中,我大概知道这个人是一个很有主见,很有才华的人。成为一位他那样的人,有一些成就,当然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于是我也开始加入大家热烈的讨论,谈这位大家学者的成长经历,处事风格,试图打开成功之门。
 
  但齐白石有一句话触动了我,“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最初的模仿在于扎根,而绝不是塑形。我不禁想到了珀金斯说过的一段话:如果中国经济学家能够因中国经济研究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话,他们应该:1、关注那些真正具有重大意义的中国经济问题,而不是沿袭西方老师们的问题意识。2、认真调查和深入理解中国政治、法律、社会、文化等长期因素对中国经济的塑型作用。3、依靠在1和2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对中国经济的直觉,详查和体会每一项中国经济数据的真实含义,不轻易把现成的统计分析方法应用到一堆现成的中国经济数据上,得到一堆人云亦云的结论。4、把中国经济研究所得的解释与其他国家经济研究所得的解释,通过国际对话,作一比较研究,只有这样,学术传统才不是单纯本土的和偏颇的。
 
  我对是上述一段并非完全领悟,但对大体意思是有感觉的。
 
  现在回想起来,成功确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对于我们这样的边缘人,回归实际,打好基础才更为重要(呵呵,其实这个大家都知道)。或许我们要在未来设定更高的目标。比如下一个保尔·克鲁格曼,要在他的预言还未变成现实之前,阻止危机的发生,这样的时效性来的更大,作用也就实际化了。
 
  汪丁丁老师在他的《海的寓言》中提到:伟大的人物之所以无法超越,并非由于他们的知识结构不可超越,而是由于他们所提出来的,并且试图解决的问题,对于我们人类社会具有根本意义!到那时,或许也就无所谓“零的突破”了。
 
WISE2008级双学位本科生 张瑶

上一条:我和经济学的亲密接触
下一条:To be wi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