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经济学的亲密接触

载自: 被阅览数:4921次  发布时间:2009/1/21 11:16:19

【学生感言】
 
    七月,挥别漳校,留恋在心中生起,回忆在胸中荡漾;九月,进驻本部,感慨尤生,憧憬依然。结束了悠闲安逸的后高中时代,突然要加快脚步适应繁重的专业课,接受学姐学长传授的关于毕业走向的真经,感觉自己像误闯入城里的娃,有点头晕目眩,找不到方向,但生活仍然要继续,脚步仍需向前。
 
    成为WISE的一名本科生成为了我大学生涯的催化剂。它的高效性体现在加速了我对毕业的预期,促使我萌生了利用仅剩的两年时光汲取尽可能多的知识的渴望。作为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的本科生,经过两年时间的知识灌输,我的大脑已经完全被数学、物理和化学俘虏了,但来到WISE这个大集体,我终于有机会接触传说中的《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聆听关于亚当·斯密、凯恩斯的传奇。虽然截至到现在《计量经济学》和《数理经济学》都只是对《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和《线性代数》的继续学习,但我相信,当将这些数学分析应用到经济学中时我会发现经济学的趣味与数学的神奇。
 
    在开学之前对WISE的了解仅限于网站上的文字信息。洪永淼院长那张照片上的形象在开学典礼那天变得立体而真实,他一席亲切中肯的讲话把我们从对他一系列成就的敬仰中拉动现实,我们看到了和蔼的院长,感受到了学者的风范;宏观老师风趣得体的讲解总能把我们从周六早上的困顿中唤醒;微观老师悦耳动听的英文配上不时爆发的令我们不知所以然的笑声让我不禁想用“可爱”一词来形容他;计量老师平易近人,数理老师总是严肃认真,看在两位老师不惜放弃周末来为我们殷勤授课的份上,我这本来对数学有恐惧症的人也只得将一个个接踵而至的theorem不断地输入大脑,尽管有时有点卡,但我相信总的内存还是充足的。
 
    大三多门专业课同时开始授课,在这个时候选择修双学位着实是个挑战。学长说我疯了,同学说我的生活很悲剧。周五晚上眼巴巴地看着室友们尽情享受网络大餐,我虽然垂涎三尺,无奈也只能管制好唾液腺,调动脑细胞继续攻克双学位的作业。因为双学位是大班上课,一旦坐到后排就只能看到老师模糊的轮廓,为了避免这种不幸发生,周六早上在室友还做着香甜的美梦时我只得轻声蹑脚地走出寝室带好房门,目标锁定前十排的一个小角落——前进。
 
    然而每当翻起经济学的课本时却总会感觉到一种切实的欣慰。对我而言,在研究了一周的管道流体与单元操作、范德华方程与机械能衡算后利用周末时间活跃下被工科挤占的文科思维,恶补下关于供求曲线与通货膨胀的知识,确实拓宽了我的知识结构,加深了我对经济学的兴趣。以前总感觉自己是属于书本属于那些公式与实验的,但现在我也开始关注股票、关注供需、关注身边的经济学了。这不仅是个转变,更是对生活的补充。
 
    坐在教室里,看见一双双因早起而困倦的眼睛,一本本厚实的写满笔记的英文教材,一位位因怕路上耗时多而放弃午睡的同学,我感觉到的是震撼。我了解到有的同学用在阅读《国富论》上的时间比看专业课本还多,还有人在专业课的课间还在和同学讨论关于GDP平减指数、机会成本等问题。我深知大家从选择加入WISE的那一天起就做好了要疯狂学习的准备。同学们加油,让我们并肩向狂人的行列迈进吧!
 
    WSE狂人不会孤单。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院系,但共同的目标将我们组成了新的集体,有你,有我,就不会再有疑难和困惑,大家共同努力去收获心中那梦寐以求的果实吧!

WISE2008级双学位本科生 张瑜


上一条:门外汉初进经济大观园
下一条:关于诺贝尔奖的一些感想